重症洁癖|盾冬不拆不逆
 

【盗墓笔记同人】维度绝杀 chapter 5 PART1

Chapter 5

我的爷爷对于我的到来,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。他在与我的交谈之后,并没有当场回应我的请求,沉吟半晌,他安排了我的住所,第二天给我答复。

不过我看得出来,他所思考的,我远远不能参考的透彻。比起第一次看见我时,他那走出动荡的,与普通而立之年的男性所差无几的平静眼神,此时已经有我捉摸不透的情绪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到来,打破了他所有的节奏。

我是否做好了真正改变历史走向的自觉性?如果所有的争斗和博弈在这个时期可以解决,那之后2002年的一切还会怎样发生?

我点着烟,住在爷爷安排的一间空房里,把一张椅子搬出了小屋,在黑暗中慢慢思索。

起码现在,我还是有选择的余地的——做,或者不做。

找到张起灵就收手,把他带回2015年。

那时的我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是以那样的情形,覆水难收。刻在石头上警告我的墨菲定律,居然是这种含义。

一件事情倘若有变坏的可能,便一定会发生。

我回到这片历史,倘若有无法脱身深陷泥沼的可能,便一定会发生。

我处于泥沼的边缘而不自知。

黑暗中,我掐灭了烟头,起身回房,叹了一口气。

爷爷安排了前往湖南的车次,安全起见,他与我同行。

我不知道他是经历心里怎样一番斗争才会答应我的请求。

在列车上,我内心纠结了不止一次该怎么称呼自己的爷爷,以我现在面貌,看起来我们之间是平辈,直呼其“狗五”,在祖孙的辈分角度上看似乎又有些大不敬。

难道我要喊“狗爷”吗?那我是什么——狗孙?

“不妨事。”爷爷忽然笑了,“直呼狗五就好。”

我在沉思中猛地被打断,吓了一跳,转过头正对上爷爷一双略带笑意的眼。

“看年纪,也是该吴某喊一声关兄弟。”爷爷又补充道,语气云淡风轻,手指轻轻挠了挠三寸钉的脖颈。

我连忙摆手:“不敢当,不敢当,您喊我老关我听着也顺耳。”

长期的搏命经历让我有些草木皆兵,我磕了磕烟头,心里却止不住思索。爷爷这样观察我多久了?

一路上相安无事,我却有些如坐针毡。

爷爷想必是与佛爷联系过了,下了列车,在车站就看见几个穿着制服模样的男人在等候。见了我和爷爷,立即行礼。

出了列车站,领路人示意我们上车。车厢里相当暖和,我几乎是一转换环境就开始打盹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我才微微转醒。

有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在轻轻挠我的手。我一低头,看见三寸钉懒洋洋的卧在我的手掌心里,小尾巴扫来扫去,不禁哑然失笑。

领路人把我们带到一个看起来像是军方机构的庭院,领着我们径直上了楼,递给我和爷爷一人一把钥匙:“二位先歇息,明天,我联系您二位。”

我和爷爷一人一间。临走前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凡事皆小心,遇到麻烦,来找我。”

我走进屋子,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,怔怔的看着镜中的自己,之后颓然的躺在床上,忽然感到好累。

之后领路人来找过我们几次,是带我们去用餐。

在第二天上午,我才得以在湘江边看见张启山真容。

他穿戴整齐,一身黑色大衣背对着我们,远眺湘江,竟有几分萧瑟之感,然而他的气质和威严,竟让我的肩膀感到有些沉重。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6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琅琊溦溦|Powered by LOFTER